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中央新闻频道直播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物理师智能-放疗科中医生和物理师是制定治疗方案团队中的两个主体

复联英雄将重聚

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胡逸民教授指出,物理師是現代放療技術實施不可或缺的一環,但現狀是物理師人數不夠,人才培養跟不上。對此,張明也很無奈,並戲稱物理師為醫療界的「黑戶」。「物理師沒有職稱,缺乏職業上升通道。我的一些同事、師兄弟們有的走研究員、技師的晉陞通道,甚至護士的職業晉陞通道。」

瓦里安張曉博士回應,人工智能使一些工作能夠智能化、能夠加深人類的學習能力且能夠改變人們的效率,而不是取代物理師的能力。中國物理師根本不夠,希望人工智能提高物理師的效率、擴大其覆蓋範圍。「今天的物理師一天可能覆蓋4到5個患者,但通過人工智能望能擴展到20至30人。」

石梅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說,癌症患者的治療方案雖由放療醫師主要制定,但治療計劃則由放療醫師和物理師合力完成。放療醫師根據定位CT,結合MRI等影像資料勾畫靶區,給出靶區劑量和危及器官的限製劑量,物理師則根據醫生的要求來射野、計算和優化。

美國亞利桑那大學癌症中心臨床物理師嚴祥勝指出,在中國,放療科難招到醫學物理專業對口人才,超過70%的醫學物理師只能從物理學、生物醫學、工程學、計算機等相近的專業招聘,有的甚至鼓勵醫院職工內部換崗。

7月8日,北京某三甲醫院的一位物理師張明(化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他所在醫院物理師的工作時間狀態與北京協和醫院的差不多。「在腫瘤患者放療前,我們根據醫生下達劑量處方來布置照射野、計劃,藉助電腦在人體設計圖上畫出各種曲線,將設計射束的路徑並計算劑量在人體的分佈,實現醫生診療思路、想法、策略。一般短則4-5小時,長則需要3-5天的時間。」

對於目前中國的物理師缺口大的原因,胡逸民分析稱,一是物理師人才流失嚴重;二是物理師人才培養跟不上需求。

60%~70%的惡性腫瘤患者在治療過程中需要放射治療。其中根治性放療,可以取得和手術類似療效,但保存了器官和功能,目前惡性腫瘤放療治愈率較高的有鼻咽癌、前列腺癌、喉癌、宮頸癌、NT/T細胞淋巴癌、肺癌、肛管癌、食管癌、皮膚鱗癌等。

胡逸民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說,放療作為癌症三大治療手段之一,已經在全球被公認為是治療癌症的有效手段。

張福泉指出,過去放療技術比較簡單的時候,物理師的作用也發揮不大,事務也相對簡單,醫生可以包辦一切,簡單治療,計算一下劑量就可以,有的地方甚至沒有物理師,但現在技術很複雜,離開物理師就做不了,專業跨度太大,必須有物理師。「我國基層很多地區缺乏物理師,影響先進技術的開展,只能做一些基礎的治療。」

不可或缺的物理師2019年1月,我國發佈了中國癌症統計報告——《2015年中國惡性腫瘤流行情況分析》(由於癌症統計有3年延遲,今年發佈的是2015年的數據),公開數字顯示:我國2015年有新發惡性腫瘤病例392.9萬,平均每分鐘有7.5個人被確診為癌症。

精準有效的放射治療需要放射治療醫生、醫學物理師等緊密合作,團隊作戰。空軍軍醫大學西京醫院放療科主任石梅教授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說,放療與其他專業不一樣,其他臨床專業由醫生、護士構成,醫生進行手術,而給病人的治療方案由護士執行;放療科中醫生和物理師是制定治療方案團隊中的兩個主體。

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放療中心副主任胡偉剛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復旦大學腫瘤醫院自2011年開始住院物理師規培5年中,合格結業者只有6人,即使僅供應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都不夠。

「我們協和的物理師幾乎24小時運轉,早上6點半上班,第二天早上6點下班,晚上維護機器,白天制定放療(放射治療)計劃、進行放療等。」在6月28日,2019年中國物理師放療好計劃大賽啟動會上,北京協和醫院放療科主任張福泉教授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人工智能來替補?一方面是物理師的不足,另一方面則有一種人工智能替代物理師的聲音出現,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此前在蘇州的某個行業會議上,放療科等業內人士在探討人工智能替代的話題。

此外,沒有職稱和缺乏職業上升通道也是阻礙物理師發展的另一原因。上述北京某三甲醫院的物理師張明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也尷尬地指出,許多物理師只能走研究員、技師甚至護士的職業晉陞通道,影響晉陞和待遇,造成人才大量流失。

廣大的物理治療師可能會被人工智能替代嗎?物理師的缺口能否靠人工智能補充?

一個物理師需要物理學和生物學等多學科基礎,一般需要碩士學歷以上,但目前物理師的教育培養體系並不完善。我國物理師培養長期處於被忽視的狀態。2011年前,教育部沒有學科設置,之後開設了二級學科招收本科生。目前,從業物理師學歷差異較大,擁有碩士、博士學歷的人員比例非常低,相當多未接受過學科專業訓練,無法有效保障醫療質量。

目前,中國醫學物理師缺口較大,醫學物理專業學位教育規模較小,醫學物理師職業認證的准入門檻較低。

張福泉亦認為基於腫瘤治療的複雜性和多變性需要靠物理師的智慧來應對,人工智能只能替代部分重複性的工作,不可能針對不同個體定製出那麼詳細的治療計劃。

張福泉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北京協和醫院等大醫院的物理師配比相對合理,但物理師也都是滿負荷工作,不僅要維護機器、制定放療計劃、進行放療,質量控制等。

對此,胡逸民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人工智能早在上個世紀60年初開始便在放射治療領域得到運用,現在的人工智能技術可能再發展到輔助醫生或物理師識別靶區,但不可能代替醫生勾畫靶區。

張曉指出,若完全靠教育需要幾代人的時間才能補齊缺口。

而在歐美等發達國家,物理師有較完善的培養體系及職業通道。有一套制度保障物理師的配備、培訓和上崗,涵蓋任職資格、職業註冊、教育培訓和級別晉陞等方面。

張明說,他們的工作很瑣碎但要求卻很精確,因為稍微有點偏差都會直接影響患者治療效果。

放療物理界的頂級物理學家周一兵呼籲在國務院的學科目錄中正式設置醫學物理專業,形成放射物理學科人才培養的規範。在大學里建立放射物理專業本科和研究生培訓的課程體系和考試要求,解決放射物理師培養和在職放射物理師培訓的問題。

周一兵認為目前無論是國家政策上還是放療團隊,對物理師的重視都沒有達到應有的水平。應制定明確的制度支持發展醫學物理學,保障物理師的教育培訓、任職資格、註冊執業、薪金待遇、級別晉陞以及科研和繼續教育等等。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 物理師的缺口由多方面的因素造成,涉及教育體制、社會認知等多方面情況。如目前物理師教育培養體系並不完善,職業上升路徑也不明確,超負荷工作是家常便飯,付出不為患者所知,中國的物理師甚至沒有職稱。實際上,在中國醫療界,沒有職稱就意味着晉陞機會,沒有職稱待遇直接受影響等。

據《2015年中國大陸放療基本情況調查研究》顯示,我國2015年擁有物理師人數為3294人,而現在實際缺口為12000名,瓦里安全球副總裁兼大中華區總裁張曉博士指出,若完全靠教育需要幾代人的時間才能補齊缺口。

《2015年中國大陸放療基本情況調查研究》顯示,我國2015年擁有物理師人數為3294人,放射科腫瘤醫師與物理師比例為4.81∶1,而此比例在發達國家早就已達到1∶1。中國物理師的缺口高達12000名。

醫療界「黑戶」現在放射治療在腫瘤治療當中的重要地位並未盡顯出來,事實上還有很大比例的病人應該接受放射治療而沒有接受。胡逸民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以每年新增400萬癌症患者計算,70%就是近300萬的癌症患者需要放療,但現在能接受治療的只有90多萬,放療資源更僅有11.8%分佈在縣級醫院。其中物理師的不足是其中重要原因之一。

今日关键词:国内首家彩虹预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