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央新闻频道直播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企业金融-正规”金融机构过去不太愿意给小微企业贷款

蒋劲夫女友正面照

這一點,從6月26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議題也可以看出來。這次國常會確定要進一步出台降低小微企業融資實際利率的措施,決定開展深化民營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綜合改革試點等。為了確保小微企業貸款實際利率進一步降低,會議還提出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完善商業銀行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機制;支持中小微企業通過債券、票據等融資;實施好小微企業融資擔保降費獎補政策等具體措施。

值得關注的是,民間和網絡借貸這種操作模式也可以給「正規」金融機構提供借鑒。民間和網絡借貸規模小,抗風險能力差,而它們敢於出貸,說明它們對企業進行了深入考察。「正規」金融機構過去不太願意給小微企業貸款,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信息不對稱帶來的潛在風險。

總之,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需多管齊下,持之以恆。一方面要從觀念上充分認識到小微企業在經濟發展中的重要作用,不能「重大輕小」,小微企業在「穩就業」等方面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另一方面,除了國家層面和地方政府創新扶持政策,有效提升銀行對小微企業貸款的積極性外,還應大力推廣先進科技在金融中的使用,讓扶持小微企業的措施更加具體和精準。

其實,隨着大數據和科技的發展,信息不透明不對稱的問題,也可以逐漸得到解決。包括阿里、平安、騰訊等互聯網公司和普惠性金融機構,正利用大數據幫助小微企業提高信息質量,構建物聯網技術,通過可追蹤、可分析的數據來判斷小微企業的資金鏈和經營狀況,並預估發展前景和利潤情況等。

這些信息省去了此前需要靠人力來查驗的麻煩,而且準確性高,對於很多金融機構很有幫助,從而也可以構建出關聯到實體小微企業和金融機構需要的信用關係。隨着區塊鏈、物聯網、人工智能的發展,這些技術可以很好地幫助金融業進行風險控制。

對大多數小微企業來說是沒有房產等「硬」資產作為抵押物的,於是一些網貸等金融形式就活躍了起來。雖然這些融資方式是以信用貸款的形式出現,但融資成本較高,一般情況下年化利率少則18%,多則30%以上。這個利率對有核心技術的科技創新企業來說,是可以勉強接受的,因為這些企業具有較高的成長性,但對大多數小微企業來說是一道邁不過去的坎兒。

但毋庸諱言,儘管國家層面持續出台了不少政策,有關金融機構也持續加大了支持小微企業的力度,但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尚未得到全面緩解。

小微企業融資難是一個全球性話題,也是老話題,中國政府最近幾年連續出台措施,希望逐漸解決這一老大難問題。在支持創新創業、搞活微觀經濟的當下,這些措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當然,我們也不能一味責怪銀行,要從兩端分析原因,一方面小微企業體量小,可供抵押的物品資產少;另一方面,金融產品供給端存在結構性差異,傳統銀行的金融服務主要針對大企業,貸款服務流程複雜、周期長,它無法滿足小微企業「短頻快」的融資需求,因此導致供求雙邊不能對接。

我們認為,解決融資貴問題的前提是解決融資難,小微企業從「正規渠道」融不到資,也就不用談融資貴。事實上,對許多金融機構來說,對小微企業的貸款,尤其是信用貸款依然十分審慎。國家審計署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底,抽查的18家銀行民營企業貸款中信用貸款僅佔18.36%,相信對小微企業而言,這個比例更低。在抵押貸款中,金融機構大多偏好房產等「硬」資產,專利權等「輕」資產受限較大。

「重要的話要說三遍」,實際上,近年來關於切實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政策信號,在中央層面上已經不止釋放了三遍。這反映出兩方面的問題,一是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沒有得到徹底解決,二是解決這個問題難度很大,需要下更大的氣力。

今日关键词:特朗普花25亿建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