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央新闻频道直播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澳門孩子-我观察了大三巴牌坊下的这些鸽子

                                      王子文因踩桌道歉

                                      圖:大三巴牌坊是「澳門八景」之一\資料圖片

                                      這些鴿子,或雪白一片,只有爪子是黑的,身體肥碩,像極了終日閨中閒坐的唐朝女子;或花白相間,像極了四五十歲的中年人,目光卻炯炯有神。哪個部位最容易出賣一隻鴿子的心靈,恰是眼睛。我觀察了大三巴牌坊下的這些鴿子,牠們的一舉一動全先有眼睛捕捉到,而後,眼神裏的微波能瞬間告知外界,牠是該捕食,還是該振翅了。

                                      咕咕咕,簌簌簌簌,廣場上充滿了遊客們的笑聲和鴿子的叫聲,或是鴿子們起飛、落地的聲響。

                                      成群飛翔的鴿陣,飛飛停停,有的在廣場上閒逛,雙目圓睜,搖頭晃腦,似有警覺;有的在遊客們的手上棲落,去抓遊客們手中的鳥食;牠們甚至會飛落在孩子們的肩上,用小爪子抓着孩子們的外衫,伺機偷嘴,嚇得膽小的孩子趕緊扔掉鳥食,跑到父母身邊,轉回頭,看着鴿子搶食的樣子,回一回神,緩衝式地逐漸笑出聲來。

                                      和很多白鴿不同,澳門大三巴牌坊下的鴿群格外勇敢。

                                      大三巴牌坊是一座混搭的建築,它既有中國牌坊的影子,又融合了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印記,二○○五年,被評為世界文化遺產,且為「澳門八景」之一,足見其重要性。四百年前,葡萄牙人侵佔了澳門,用其文化印記塗抹了澳門的世紀紋路,以至於,如今,行走在澳門街頭,不時總有葡萄牙的影子衝入我們的視線。在中國的土地上,領略異域風情,這本不是我們所願。大三巴牌坊見證了一切。它原本是一座教堂,是侵略的產物,而後又歷經火災,最後歷史只給它留下了一個前臉──現如今的大三巴牌坊。

                                      和大三巴牌坊一樣,整個澳門都是一座混搭的城市,走在某一處街道上,這邊還是巴洛克式的建築,那邊就有一大片廣東民居的合院出現。我不知道這些鴿子閒暇的時候是否常常飛到澳門的上空去看一看,用鳥瞰的方式看澳門,版圖上建築的斑斑點點,既見證了歷史的溝回,又掀開了歷史新的冊頁。細看,建築之上一面又一面飄揚的五星紅旗,更昭示着這片土地,越來越富有自己的中國風姿。

                                      我不知道在這座天主教堂建好之後,是不是就有鴿群。在中國人的文化情結中,鴿子一直是有其兩面性的:一是傲慢不可一世的象徵,比如「白鴿眼」;另一是和平的象徵,譬如「和平鴿」。世界最終還給澳門一派祥和的氛圍。如今,在歷史的一疊又一疊書頁翻過,最終,這些和平鴿銜來了橄欖枝,目光愈加安定,羽毛越發有了自己的光澤,牠們,閒庭信步地在大三巴牌坊上下起起落落,何其瀟灑。

                                      今日关键词:港澳人士在广购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