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央新闻频道直播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四川新闻在线-内地男星涂们凭《老兽》获台湾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梅姨案儿童认亲

                                  圖:老楊把朋友的駱駝賣掉,為了彌補卻做了更錯的事

                                  泡沫過後的蒼涼這部電影另一個「主角」,應算是故事場景所在的鄂爾多斯。這個在內蒙古自治區的城市,曾經因為礦業而經濟突飛猛進,由窮困變得極度富有,電影中可見街上滿是豪華轎車,老楊的女婿也說,怎麼連這地方也堵車。但泡沫過去,則留下了一大片爛尾的工程。老楊的財富,也是和泡沫一起消失的。那種荒漠中尚未完全成型的廢墟,帶着蒼涼的視覺衝擊。但這裏到底還是內蒙古,還是有牧民、牲口在這些高樓大廈之間穿梭,讓這個在社會急速變遷之下,人性失落的故事,有了多一重的視覺註腳。

                                  關於蒙古草原的電影想像,總是離不開草原、牧民、蒙古包。但在周子陽執導的電影《老獸》之中,內蒙古的鄂爾多斯卻是一個剛剛經歷過高速發展的城市,戲中人面對的問題,和世界各地類似的地方的問題都有些相似。不同地方的社會文化,可能會有所不同,但表現出來的人性卻是頗有雷同的。\行 光

                                  話你知二○一七年,內地男星塗們憑《老獸》獲台灣金馬獎「最佳男主角」。過去,他多半飾演成吉思汗,可說已被定型。塗們曾說:「我不想只演可汗,也想演在生活周邊可以感受到的小人物。等了若干年,好不容易遇到《老獸》,我因此推掉很多可汗的角色。」

                                  《老獸》中的老楊,並沒有像《衣冠禽獸》的主人翁那樣,因着自己的慾望而殺人。然而,他也是不斷因為一時的衝動而犯錯。

                                  《老獸》的主角老楊,是一個經歷過大起大落的老頭,他生意失敗,每天在賭場混日子,或是去會情人,不理癱瘓在家的妻子,三個兒女都對他不待見。

                                  可惡可悲一老頭電影一開始,攝影機帶着觀眾和老楊一起進出賭場。生意失敗的他,身無分文,欠下很多錢,也有很多收不回的爛帳。鏡頭下的他像個潑皮無賴,為着一點點小事使壞,身上沒錢卻帶着朋友去洗浴中心,這邊答應人好好照顧駱駝,轉頭就把牧區的命根賣了……種種行徑,令人側目。而且就像是靠着本能行動一樣,老楊從來沒有考慮過行動的後果。

                                  或許是因為背景太偏遠,題材太文藝,也沒有俊男美女,這部兩年前已經完成的得獎作品,要在這次「中國內地電影展2019」才能見到,而未能上到本地正場,有點可惜。

                                  導演並沒有為這個可惡可悲的角色添加任何情感的色彩,只是靜靜地旁觀着他的行動,讓人想起十九世紀那些法國自然主義小說中的小人物。其中,左拉(Émile Zola)有一部被法國導演雷諾亞(Jean Renoir)拍成經典的作品,叫做《衣冠禽獸》(La Bete Humaine)。

                                  一天,他在街上碰到舊相識的牧民帶着駱駝進城找獸醫,兩人一夜暢敘後,牧民託他代為照顧那頭整個牧區唯一的雄駱駝。老楊一口答應,怎知轉個身就因為小孫子不喜騎駱駝而要變形金剛玩具,把駱駝賣了給屠戶。當牧民要來取回駱駝時,他只好盜去兒女為母親籌集的手術費,買了一頭奶牛還給朋友。此事讓兒女們震怒不已,把他綁起來逼他簽下照顧母親的協議。脫身後的老楊,把兒子告上法庭……

                                  扮演他的演員塗們,表演十分收斂,沒有過火的情感爆發,而是用他厚實的外形,默默地演繹一個在發展大潮中失落的靈魂。這樣滿口大話,但又喜討小便宜的老人家,我們總會見過。而演繹出放蕩的生活背後,老楊的善良和苦,可說演員功力的挑戰,塗們的表現,完全是影帝級的。

                                  下期「東西影畫」將於10月24日刊出

                                  今日关键词:31省前三季度G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