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央新闻频道直播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家庭水平-宁波居民杠杆率和收入增速水平相适应

阿尔茨海默症新药

這番話隱含了兩層意思,一、債務攀升過快不可持續;二、房住不炒。這些動向,從近期嚴查32城房貸,嚴防資金違規進入樓市,也得到側面印證,寧波也在32城之列。

記者呂榮

消費是經濟循環的終點,也是經濟增長的原動力。出於房價、投資等因素,這些年包括寧波在內的諸多城市,居民槓桿率快速上漲。央行的這一結論讓不少機構普遍對目前居民的槓桿率表示擔憂。寧波歷來藏富於民,當下的居民槓桿率是高還是低,對於城市經濟、居民生活又會有哪些影響?

對城市經濟而言,產業升級和「房住不炒」,仍將是未來的主旋律。

通過比較,我們可以看到,不論從城市經濟發展還是居民收入來看,寧波的「家底」較厚,對居民槓桿率有較強的支撐作用。但完全寄希望於此而忽視了長遠的債務風險並不可取。

只有隨着城市產業進一步向更高的水平推進,未來居民的槓桿才不至於是空中樓閣。

根據央行的報告,2018年寧波常住人口增量排在前十。傳統優勢產業的改造升級,以及新產業、新業態和新商業模式將帶來新的產業機遇和新的就業機會,對企業和人口均能產生較強的吸引力。寧波第三產業對經濟的增長貢獻率偏低,尤其要在金融、現代物流、電子商務等生產性服務業以及商貿、旅遊等生活性服務業同時發力,提升第三產業在GDP中的比重。

因此,對居民來說,不可加足槓桿,必須看到在財富升值的背後,是鎖定了未來20年以上的現金流。普通居民還是應該綜合家庭實際抗風險能力,再做購房決策。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房價上漲的誘因下,寧波居民槓桿率有快速提升之勢:從2015年到2018年,寧波居民槓桿率增幅前三年低於GDP增速,2018年一下子跳漲至11.76%,高出GDP增速4個百分點。今年上半年,寧波GDP增速為6.5%,住戶貸款餘額同比增長9.6%,槓桿的曲線已經變得陡峭起來。

國泰君安的最新的觀點認為,以一個按揭購房的普通家庭來說,購房的本金和利息合計會佔到收入的28%~46%。再進一步疊加日常生活開支,以寧波2018年的恩格爾係數28%為例,那麼一個普通家庭收入的60%~75%將被基本生活需要、房子相關支出佔用,剩餘收入用來支付教育、醫療等消費以及儲蓄、應對意外支出。

日前有媒體梳理了29座主要城市去年居民的槓桿率,杭州、深圳等地的居民槓桿率已高於80%,其主要原因還在於城市房價高、上漲快,居民投資意願強烈。

中國人民銀行上月發佈的《2019中國區域金融運行報告》中,第一次以量化方式證實了居民槓桿和消費的負相關關係。這份報告指出,居民槓桿率水平每上升1個百分點,社會零售品消費總額增速會下降0.3個百分點左右。

寧波居民槓桿率的絕對值排名第15位,與重慶相近,但高於蘇州、長沙、青島等新一線城市。

A居民槓桿率=住戶信貸總量/當地GDP,是衡量居民負債率的指標之一。

這樣一來,居民的手頭已不甚寬裕。而在國內經濟保持中低速增長、養老支出需求增加的大環境下,居民收入增長放緩、儲蓄率降低在未來大概率會成為新常態。

寧波居民的負債率有多高?根據寧波2018年的GDP和人民銀行寧波分行發佈的寧波市金融機構本外幣存貸款情況,2018年我市居民槓桿率是57%,高於全國52.6%的水平。

與其他新一線城市比較,寧波居民槓桿率在全國尚處中游位置。

B近日,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公開場合表示,近年來我國一些城市住戶部門槓桿率急速攀升,相當大比例的居民家庭負債率達到難以持續的水平,更嚴重的是全社會的新增儲蓄資源一半左右投入到房地產領域。

衡量居民負債率高低,還要看是否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長、城市GDP增速相適應。寧波於2015年開始發佈住戶貸款數據,居民槓桿率從45%增長到57%,複合增長率為8.2%;寧波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41373元增長到52402元,複合增長率也是8.2%。從這一比較看,寧波居民槓桿率和收入增速水平相適應。

槓桿是否能持續有賴於城市未來是否仍能夠依靠產業對人口具備較強的吸引力。

本報上月曾做了一個小調查,發現目前購房者的月供普遍都在萬元以上,在背上萬元房貸之後,居民的理財和消費都趨於保守。(詳見7月26日A12A13版)

今日关键词:郑容和退伍发文